您在這裡

2021.03.12--我的大舅舅

admin 在 週六, 03/13/2021 - 23:18 發表

文章公告:

你若愛他,讓你的愛像陽光一樣包圍他,並且給他自由。

~~by tagore

 

------------------------------------

 

我的大舅舅,是一個擁有鋼鐵意志,不輕易隨他人起舞,事母至孝,將千斤擔都扛在肩上,在世道上踽踽獨行的男子漢。

 

我的母親有五個兄弟姐妹,一個姐姐、兩個哥哥、再加上兩個弟弟,對我們這個輩份的孩子而言,真是人丁興旺啊!也因為外公去世很早(印象中是在我六歲時就往生了,我還有印象媽媽和小舅舅,在我家大哭...)而大舅身為長子,家裡的很多事情都必須由他做決定,自我出生有印象以來,似乎很少看見他的笑容,這或許也源自於他身為長子,總是必須比其它人都先想到很多事情的原因吧!

 

大舅有三個孩子,年齡都和我們相仿,69年次的大表哥因為早讀,和我哥同屆;二表哥只長我十餘天,我們一直同學到高中畢業,即便時常處於成績競爭的狀態,但感情也一直相當不錯;大表妹很會念書成績很好,但不知為何,每次我回家卻只見她在看MTV音樂台,也沒在念書什麼的。而舅舅對於孩子們的要求相當高,從小愛玩浪蕩成性的大表哥總是常常挨揍,還記得有一次表哥來我家玩,我們過了一個很開心的假日早上,而大表哥只是12點前沒回家吃午餐,大舅居然騎著他的野狼125檔車,拿著棍子到家裡走上二樓,對大表哥不停抽打,這個舉動嚇壞了大表哥,而疼愛他的小姑姑(我母親),因為雙手護著他姪子,被他哥哥揍了好幾下,打到大表哥和媽媽都哭了,這是大表哥第一次來我家玩,也是最後一次。

 

既然大舅不太喜歡表哥們來我家,那我就去表哥家吧!從小到大的每個假日,我都愛往外婆家跑,一方面是三合院玩捉迷藏實在太好玩了,另一方面是大家年齡相仿,思想什麼的都很接近。我就像舅媽的小孩一樣,在舅媽家吃飯洗澡,都小學了還和大表妹一起洗澡(不過當然是很純真沒有什麼念頭),最愛吃大舅媽做的蕃茄蛋炒飯,那是我這輩子難以忘懷的味道,我也嚐試做這道菜不下十次,但總是做不出這樣好的味道。

 

「你怎麼那麼厚臉皮,去舅媽家吃飯就算了,還指定舅媽要做蕃茄蛋炒飯!」媽媽對我說

「媽,因為實在太好吃了嘛!我很擔心吃不到這麼好吃的食物嘛!」我對媽說

 

自我出生有印象以來,大舅媽家的廚房對我而言就是充滿溫暖的地方,舅媽總是留我在家吃飯,我和二表哥玩累了,就一起在廚房喝生水(以前喝生水都不覺得奇怪),或是直接開吃,開聊,雖然我們在成績上一直都是競爭的對手,而他總是技高一籌,但那都對我們的友誼毫無影響。還記得有一次我倆不知道為了什麼事情大吵一架,大約有一年時間完全沒有講話,兩個人也完全沒有跟母親和舅媽提這件事,是大舅舅發現的(因為我實在太久都沒去外婆家玩了),大舅帶著二表哥到我家,兩個人就對彼此道歉,盡釋前嫌重歸舊好了。我真要感謝大舅的細心,要不是他,我倆恐怕這輩子再難合好了吧!

 

我們是一群年齡相仿的孩子,總是喜歡在外婆家打電動,捉迷藏,每次過年過節,甚至每個考完大考的週末,就會一堆人玩著任天堂經典紅白機,而主角大概就是我哥和大表哥吧!他們最會打電動也最愛打電動,我和二表哥,還有大表弟、小表妹和小表弟這群小囉嘍,就看他們玩到第幾關,然後去房間裡玩撿紅點,到戶外打陀螺、躲避球。有時候會和很沉默的大表妹,把糖果鐵罐裝沙,玩踢罐子的遊戲。當然,我最愛的就是捉迷藏,我們躲過水缸(還把外婆的水缸打破,被狂揍),躲過廁所、躲過外婆的衣櫃、掛衣架和床鋪,因為場地實在太大,一次玩下來總要一、兩小時以上,而聰明的大表哥則發明一種很強的躲法,他用雙手、雙腳,撐在長廊的最高點,不管大家怎麼找都找不到,除非往上看才有機會看到他,那真是童年最美好的回憶了。

 

小學畢業之後,繁重的國中學業,也讓我很少回外婆家了,而大表哥和我哥,也因為念了雲林的明星私中而離開我們的遊戲圈。每次回家,就是找二表哥聊天,然後經過客廳,看成績很好的大表妹,盯著我從來沒關心過的mtv音樂台。當然,青春期的高中生是敏感的,而我也正式宣告離開童年、離開舅媽家和外婆家,每天忙碌著社團和課業,當然還有交女朋友,那些無緣無份的感情事。

 

而比我更會念書的二表哥,或許也開始想到自己的未來,不想被父親決定吧!偏偏大舅對於孩子們的管教方式,十分偏向日式打罵教育,我們這些同輩在一起,就是不斷被拿來比較。我比較叛逆也算幸運,母親在我高中時已經完全管不動我,我可以姿意做自己想做的事,譬如去打球、露營、交女朋友或是搞童軍團等等。而二表哥天生反骨卻又聽話,面對父親對他的管教方式,我想也有一定程度造成心裡的傷害,當我知道他憂鬱症,容易造成幽閉恐懼等狀況,也不知該如何幫忙,有一陣子我們天天去四湖國小跑10圈,邊跑邊聊天,而我也只能這樣陪伴他吧!還好他夠堅強,漸漸減少藥物的劑量,慢慢走出這樣的困境,真的十分不容易啊!隨著外婆的離世,以及我在台北成家立業後,大約也有十多年時間很少回外婆家,看看舅舅、舅媽以及表弟、表妹們了。

 

時光荏冉,最後一次和大舅見面,是去年過年我回去看阿姨,我們三人一同在養鴨的地方聊天,那時鴨子們被野狗叨走和咬死了好幾隻,我和大舅討論怎樣做可能會比較安全,結果身為行動派的他,下個月就完成煥然一新的小小鴨舍,實在令人相當佩服呢!我甚至也認為,憑著他出色的身體素質,還有一身的膽識,熱愛釣魚的生活態度,活到80歲應該是沒什麼問題吧!但我卻沒料想到,老天爺就是這樣,我們什麼時候該要離世,仿彿早已註定,沒有什麼懸念了。大舅約莫在半年前罹患了少見的膽管癌,大表妹陪著他化療,或許是化療的後遺症導致中風,這些都不是我們可以預想到的但卻硬生生發生在我們的生活中了。

 

當我過年要北上時,方得知大舅舅已在加護病房一段時間,母親壓抑許久的心情突然崩潰,痛哭失聲,而我北上之後天天打電話回家給母親,關心大舅的狀況,一方面也是十分擔心母親的心情會影響身體健康,她總說她一想到她大哥,就做什麼事情都無力感,這真是他的大哥嗎?怎麼會變得連自己都認不出來呢?而我時常夜裡輾轉難眠,就是覺得有些事沒做會後悔吧!思忖良久,決定放下繁重的工作,回家送大舅最後一程,即便我所能請的假,不可以是喪假而只能是事假。

 

法會當天,我們經歷了繁複但隆重的道教儀式,而我心裡也在想著,已經受洗成為基督徒的大表妹,如何看待這樣的法會儀式。但或許我多慮了,畢竟她的個性乖順,也一定是尊重長輩們的決定,大舅決定要土葬,就在離外婆不遠的元長公墓區。

 

我們一步一步地遵循道教儀式,完成大舅生命的最後一哩路,大火燒灼堆積如山的庫銀,燒亮整片夜空,在沁涼如水的夜裡,我閉上眼,用心感受大舅的一生懸命。大舅曾對我說,他的人生觀就是兩個字「責任」,男子漢,對家庭、對生命,都要有責任感,他的責任就是要把小孩教育好,把家庭和長輩照顧好,他也一直兼著兩份工作,一份是南亞塑膠公司的工作,一份是和舅媽一起到菜市場賣魚,我也曾和他在房間裡聊天,問他退休之後想做些什麼事,他說:「我想要好好去釣魚,我就是喜歡釣魚!」當然偶爾,我會請教他股票的事,他總是打開pchome的網站,對我滔滔不絕講起股市的事,講到我好像非買不可似的,最後則被進門的大舅媽吐槽:「笑死人,玩股票輸那麼多錢還在教姪子,也太沒說服力了吧!」我已經忘記當時大舅的表情,但我絕對是大笑不止吧!

 

阿姨曾對我說,大舅生前最放不下的,就是三個孩子都還沒結婚,他總覺得他的責任還沒盡到。但我則更喜歡大表妹的對愛情的想法,一個人如果沒遇到適合或是自己喜歡的,那勉強結婚,也只會搞砸自己的人生罷了。是啊!結不結婚,都不是長輩所應該決定的,長輩要做的事,就是孩子大了之後,好好過自己的生活,不要讓自己的生命留下太多的遺憾,這才是最重要的事吧!

 

我想,我會記得這個被熊熊烈火燒著通紅的夜晚,它代表我對這個家的思念,也代表我對這個時代的懷念,我的大舅舅,是個充滿膽識,勇往直前的鋼鐵男子,他教導我成為一個更堅強、更充滿力量的男子漢,勇於接受不同的挑戰,用不屈不撓的意志力克服所有難關,去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啊!再見了,我所尊敬的大舅舅,願您在天父的國度裡永享榮耀,願您降下給我們的祝福,讓我們能互相扶持,度過所有難關,圓滿所有生命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