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2020.11.28--爽打一番

admin 在 周日, 11/29/2020 - 06:32 發表

文章公告:

今天大概這幾年打球打最爽的一天吧!大約打了三十局,還好有在站椿,就算打了三十局,核心也還算穩定。

先說說對手們吧!第一個對手是美國回來的大叔,我們都稱他為美國代表隊,真的很強而且很穩,連拉三板都打不穿,實在太好玩啦!第二個對手是孟武大哥,這陣子進步超級多,直板的態度也都掌握的很好,就是發球搶攻;第三個對手是謝家豪學長,學長的刀板也打的很好,正反手都能打,就是在比誰失誤少,戰術運用更好;第四個對手是老球皮許老師,他這次拿的是中顆,實在也很難打,特別是將沉球發到反手的部位,回來的球倒底是略帶上旋還是不轉,真是令人費疑猜啊!以下就來簡述一下各個對手的打法吧!

第一個對手:直拍反手貼皮,美國代表隊  0:3  1:3(duece兩局都我輸)

美國大叔,家裡是四湖鄉中的土豪,所以很早就去美國做生意了,最近因為87歲的媽媽身體有狀況,再加上武漢肺炎的關係,回來照顧媽媽,所以就常來打球了。他是拿直板但後面貼皮防守用,反手可以巴庫可以發有質量的逆側旋(據說在美國長期有找教練教球),正手可以做出有質量的拉球,因為人高馬大,總愛退台防守,但正手拉球質量也非常好。他的戰術大概就是讓我先起板,然後反手防一板弧圈擠我的反手位(中線和右邊,左撇子最弱的兩個點),然後再主動上手。他的發球普遍全為短球,全部都是我先搶板,但他也不拍我的拉球,只要退台再加壓就好,也有拉三板很爆的弧圈,全部被擋下來,爸爸說,面對這種對手,就是主動上手後,再扣殺,弧圈對他沒什麼用處的。爸也曾經3:2贏他(主要是切空球製造殺球的機會),但美國隊長適應之後就再也打不贏了。

第二個對手:直拍,水利會的站長--孟武大哥 3:1

孟武大哥之前打的不錯,但沒讓我那麼有壓迫感,但自從疫情過後,很多人都從世界各地(沒豪洨,真的是世界各地)回來之後,很多器材也都運回來了,譬如說發球機,這次回來的那臺,居然就是翁學長大推,家豪用社團經費買的那台,crack那台一次可以裝300顆的V981(看原價要接近一萬,實在是太牛惹!),他們就用發球機練習接發球,而且整個桌球風氣一直在提升,還好平時我和家豪打球維持住球感,反手也有很大的進步,所以和孟武大哥打起來,還是以4:1獲勝,唯一掉的那局,還是duece輸掉了。不過,他的發球搶攻、近台壓迫真的做的很好,先於我起板,我只能靠他的腳步不好,兩大角調動讓他先跑,接著再拉球到他的反手位,這也是左手利的主要優勢吧!

第三個對手:刀板兩面弧圈,彰化某國小總務主任--家豪學長  3:2  3:1

家豪學長是花師90級的學長,也是我同學謝家維的哥哥,賢哥和峰哥的同學。峯哥說他以前大學就打的不錯了,現在更好,球很黏很轉,反手比較弱但正手很不錯,我和他也是一直拉鋸戰,第一場也是打到duece兩局,都我拿下來,才勉強獲勝。基本上他對我的戰術,就是先發我的正手短球,再擠我反手底線,球一高再扣殺,這也是非常有經驗的打法(應該是有在外面比賽),不過擠我反手底線那顆實在太深又太偏右邊了,剛好是我的反手位最佳點位,我只要先退半步再起板有進,在氣勢上就勝了,所以雖然他不太好打(我的發球對他也不太管用),但還是勉強勝了。

第四個對手:刀板,正手平面反手短顆,許老師 2:3(最後一局,追到10:10後,應該有連續duece10個,最後我才輸掉了,太光榮啦!)

許老師是我非常害怕的對手,他的拍子懅說大概有三百支,打法不正統且很怪異(但之前在四湖國小又可以帶出全縣前三名的球隊),很多時候連第一次遇上他的甲組選手都打不贏,連台北這張比賽桌也是託他幫忙買的(強生的董事長,小孩是他教的),我以為他又拿nt和我打(事前沒檢查球拍),事後才發現是短顆粒。為什麼會發現,是因為前面以0:2落後時,覺得他的反手好像沒那麼逆旋轉,加力撥回去也是可以的,而他對我的每一顆球,只要是用黑色膠皮(顆粒)幾乎都發短空球,略帶下旋(他正反手都可以發球),但正手發球又很沉很轉,其實真的非常不好打。但我對他也不是全然沒有辦法,這幾年他輕微的椎間盤突出也沒有痊癒(怎麼感覺很小人的方法,哈...)只要調動兩大角讓他跑,他就難打了,所以我就發長的沉球、快球,搭配短的沉球、空球、側旋球,讓他跑動,或是讓他先起板我也沒在怕,之後拉他的反手位,再扣殺一板。說來容易做來難,總之我的恒心毅力,讓我在0:2的絕對劣勢下,打到2:2,最後好不容易從一路落後的8:10地獄裡,追到10:10,然後又拉鋸了十個球,就被幹掉了,令人有些遺憾啊!但無論如何,這算是光榮的落敗了,而且落敗之後,還會學習到很多呢!

許老師幹話教室

許老師是一個怪咖,如果你是個很好的對手,他打完之後都會教你很多。他問我今天和誰打,輸給誰?我說輸給美國代表隊,他就問我,他是不是打你反手位的中間底線和右邊底線,我非常驚訝許老師知道他如何打我,然後許老師這麼說:「他的比賽經驗很多,這樣打就是標準對左撇子的打法,雖然你的反手進步很多,但腳步不行,對於中間底線的球,我建議你用正手和他打,你的習慣會站到中間用反手拉球,這不合邏輯。而且,你的拉球都是弧圈,面對他這種喜歡退半步的對手,他每一球都可以防進你難打的位置,之後就是他準備搶攻了。」是啊!這不就是我最近很喜歡的,在中間用反手拉球嗎?

許老師說,我的比賽經驗太少,而且拉完球,還是再拉弧圈,看起來好像柔中帶剛,其實真的太軟了,除非我的防守好到一個等級,不然這種打法不夠強勢。他建議我,中間位置的球,直接側身用正手打,反手進步再多,也都是要過渡把機會留給反手,而反手的弧圈再怎麼轉,也是為了要把機會留給扣殺。遇到他們這種有經驗防弧圈的高手,弧圈絕對不是決勝關鍵,也難怪他要嘛正手殺球,要嘛反手拱球,只要一個扣殺我就擋不住了。

而事後,他也分析了謝主任的打法給我參考,但都萬變不離其宗,主動上手時,反手是為了要給正手機會,弧圈是為了要給扣殺機會;發球的目的除了要抑制對方攻擊,更是要製造自己的攻擊機會,能夠出手就要出手,絕對不要打保守球,我們都在比賽的過程中驗證自己的打法是否可行,只有這樣才會不斷進步啊!

總之,這次的收穫實在太多太多了,五張桌,十六、七個熱愛桌球的球手,看到鄉裡的球風那麼旺盛,真的很感謝爸爸和岳父一手促成四湖桌球社,也謝謝校長和前總務主任宗曄哥哥的協助,讓鄉裡的運動風氣從未間斷啊!讓我這個異鄉遊子對球的看法有所精進,也學習更多的技法和心性呢!

 

網誌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