澇賽記

文章公告: 

好像已經很久沒有澇賽了,而這次,真的澇到不行,可能有澇賽二十次以上吧~~~

星期五晚上開車回家,看到媽咪在忙著換冷氣的事,覺得真的很辛苦,而岳母說,下次要回家一定要先說,家裡都在忙,原本媽咪和岳母相約三點半要去打桌球,卻因為我要回家而泡湯了,這實在不太孝順。而且媽咪也說,因為桂瑩5/18(六)要考教甄,應該是下週一起回家才是,怎麼會因為我自己突然想回家而忽略岳母也好想看看她女兒的心情呢?這真的不對啊!

星期天,帶孩子們去西螺做醬油,我們到西螺大橋旁的溜滑梯玩了很長一陣子,又去西瓜大王吃西瓜和喝西瓜汁,接著再去丸莊醬油工廠體驗做醬油,在工廠做醬油的過程,三個孩子還跑上樓玩躲貓貓,看到那些我阿嬤時代才有的浴缸、菜櫥、床鋪...等等,真的十分懷舊,而小品想尿尿,看到那個浴缸還直接把小雞雞拉出來想尿往裡面尿,後來還好爸比發現了,叫姐姐帶他去廁所尿,不然尿在那個古老的浴缸上,可真是不妙!隨後我們開始做醬油,搓黑豆、洗淨、入甕、加鹽巴...等等,真的玩得十分開心呢!帶小孩雖然辛苦,但真的也會有一些成就感呀!

回家後,孩子們說要去打桌球,於是我們就到四湖國家和阿公仔他們一起打桌球,看到阿公仔和孩子們一起同樂的畫面,真的很溫馨也很好玩。而爺爺和小孫孫們一起打球,心裡一定很開心吧!而小朋友也很期待下次回家一起打球的時光呢!我們從五點打到七點,回家時我才發現自己沒帶衣服來換,全身早就溼透,心裡面還是想:「應該沒關係吧!回家才一小段路」殊不知,星期六早上睡醒,還真的中獎了。

星期六早上起來,就覺得自己似乎不怎麼妙,因為半夜下了一陣大雨,我整個人的身體全冷起來,心想一定是冷到了,果不其然身體開始不舒服,接下來開始一直澇賽。而媽咪不知道,還叫我吃這吃那,我自己稍微控制一下,只有吃一點羊肉麵,中午本來不想再吃,媽咪又叫我吃一些白飯,後來開車上台北時自己正在發燒大約38度左右,還好CRV5夠安全,它的ACC和AEB真的大大減輕我開車的疲憊感,除了必須每站停下來去澇賽,其它幾乎已無可挑剔。大約開了四小時回到家,整個人真的就虛脫了,回家發燒到38.6度,除了喝一點水之外,完全沒有進食,就這樣到了今天,一天沒進食居然瘦了3點多公斤,實在有夠可怕又方便的瘦法啊!

這大概是我這半年來,第一次沒有站椿和做操吧!今天晚上也要開始做操了。

網誌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