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記:關於一朵花的死亡與人類-記土城文筆山一日遊(2007/05/06)

文章公告: 

關於一朵花的死亡與人類—記土城文筆山一日遊

 

最近適逢油桐花季,我們一行人便決定前往土城賞桐花,一路上大雨紛飛,到達目的地時阿生老師連擋雨刷都得開到最快,我正擔心這趟旅行要像上週那樣路滑難行又迭遇兇險,這場急雨居然在我們決定上山的時候停了下來。

 

這座山並不難爬,一路上說說笑笑,非常愉快,再往上走便看到一群群花團錦簇的油桐樹,讓我不禁大喊:「哇!從沒看過這麼漂亮的風景呢!」不知道面對這一群老練山友,他們會不會訕笑我的稚嫩呢?油桐花的花期在五月,五月的文筆山,如同下了一場大雪,美得令人嘆為觀止。而油桐花最美的時候,也就是它成熟的那天,它們用生命點綴花樹,燃燒自己成全了最真誠的美麗,蓋滿了整條花徑。以往當學生時總是難以體會詩聖杜甫所言:「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而今有幸得知此句實景,我們走過了鮮花鋪陳的泥土小徑,必定要踏過花屍才能前行,然而油桐花實在死得太美,倘若踩踏如此完美的屍骨,那真是有違良心啊!然而那花屍實在太多,我們不得不踩踏他們,心中卻有著莫名傷感。

 

「這花,可以吃啊!聞起來香香的,最新鮮最好吃的花,我得嘗一朵!吃了一朵,保證你神清氣爽、精氣神十足!」李大哥突發奇想

 

聽他這樣講,感覺好像真的很好吃,可惜我實在沒有勇氣品嚐,總覺得會把油桐的油一起吃進肚子裡面,亂噁心的。正當李大哥張嘴想要接花,說時遲那時快,一陣狂風倏地吹來,最美的油桐花化成一朵朵最美麗的雪飄落,一群花團錦簇演出一場淒美壯麗的集體死亡…詩人泰戈爾曾經說過:「願生時麗似夏花,死時美如秋葉。」而油桐花的生死轉瞬,沒有經過整個季節,卻以最美的粉紅色旋舞姿態凋落,在人們的見證之下,完成簡單卻隆重的葬禮。

 

和油桐花比起來,人們的壽命長多了,我們不會知道活著可以多久,自然也不願意成全自己走向最完美的死亡,因此我們緩慢地、時間充裕地經過許多的滄桑,卻常常忘記成全自己走向最完美的死亡。那麼,你所想過最完美的死亡是如何的呢?

 

「我死的時候啊!要在骨灰譚和墓誌銘上面寫上四個字,跟算命有關的,你們猜猜看!」李大哥說

 

「跟算命有關的話…是『鐵口直斷』嗎?可是那跟死亡有什麼關聯呢?」我胡亂猜想

 

「讓你猜對了,我們奇威果然是個人材。」李大哥豪邁地說

 

「可是那跟死亡有什關係呢?感覺上一點美感也沒有嘛!」我懷疑地說道

 

「沒有,只是覺得那比較適合我。那我老婆我要她寫上『李家總司令』,讓後世子孫都知道,我老婆就是永遠代表著李家的總司令,哈哈!」李大哥開心地說

 

真可愛的一段話,最完美的死亡或許不是最美的,而是代表著一個人最樸實殷切的期盼,父親曾跟我說過:「阿弟你要記住,爸爸死的時候,請把我的骨灰灑在太平洋底,不要有任何留戀。因為人怎麼來,自然就得怎麼走。」或許這也代表著他最殷切盼望的完美死亡吧!

 

這場油桐花雪,就在大雨中靜靜地落幕了,山的姿態變幻萬千,山嵐升起時煙霧也瀰漫整座山谷,雪持續地拂過臉龐,蓋滿了整條花徑,我從未想過什麼時候我就要死去、死去之前能對社會有什麼貢獻、給子孫留下怎樣的印象?不過倘若有一天我要死去,那希望也可以用最美麗的姿態凋謝,那是一場簡單隆重的葬禮,些許路邊摘下的鮮花野草,以及最要好的親人朋友祝福,不要加眼淚。